司法审查高等法院裁定这两个地方在法律和宪法上都是合法的

时间:2019-03-13 06:02:56 来源:百龙滩资讯网 作者:匿名

[香港新闻]司法审查高等法院裁定“一个地方和两个检查”是合法的和宪法的。 星岛全球网络新闻:香港文汇新闻(记者甘宇)反对派一再表示,“一地两检”是违法违宪的,其中社会经济领袖梁良雄,“青年新政”梁一恒,“常州评论王”郭卓健其他人甚至诉诸高等法院申请司法审查。法院昨日裁定有关人士败诉,并再次确认“一地两检”安排符合“基本法”,并指出“一地两检”符合香港的整体利益,而有关安排的实施,反映了香港的高度自治。 《广深港高铁(一地两检)条例》,促进香港人和乘客,于今年6月22日生效,但反对派一再推测,梁国雄,梁一恒,郭卓健,社会工作者陆志恒和“新民主同盟”顾君轩先后申请司法。审查中,顾俊轩随后申请退出诉讼。高等法院于今年10月底举行听证会,周家明法官昨日作出判决。 法官:“现场文件”与时俱进 法官指出,司法审查的关键在于是否建立内地港区进行海关,移民和检疫控制是否受到“基本法”的禁止。 “一地两检”规定符合“基本法”,不应仅以字面或机械方式解释。相反,要了解它的内容和目的,看看“基本法”是否不允许相关法律。 ■周家明法官 法官指出,“一地两检”安排并非在制定“基本法”时可预见的。香港法院一再表示,“基本法”能够与时俱进,以适应最新的社会,经济和政治现实。 “基本法”的理解是为了促进香港整体利益的设计,我禁止将“基本法”确认为“活文件”。 “ 至于反对派多次猜测“一地两检”破坏香港的高度自治,法官指出,让香港建立内地港区,实行“一地两检”,是香港的一种表现形式。香港的高度自治和建立“两个系统”的差异。 他强调,在决定“一地两检”是否符合“基本法”时,简单方便一点是不方便的。应该考虑“一地两检”是否符合香港的整体利益。整体而言,法官认为,在了解“基本法”所述的高度自治后,人们认为“一地两检”规则符合“基本法”。没有注意到NPC违反常识的决定 “一地两检”安排的实施通过了“三步走”程序,“第二步”得到了全国人大常委会的批准,但一些反对派人士认为,全国人大的决定不同于解释。不应该考虑。法官指出,当存在不确定性时,应该考虑全国人大的决定来理解“基本法”,而且全国人大的决定也很有说服力,因为全国人大常委会有宪法责任监督宪法的实施和基本法。解释“基本法”有很多功能。全国人大有权决定一个问题是否符合“基本法”和“一国两制”。它还可以通过发布“决定”来实现其监督权。在解释“基本法”时忽视人大的决定是一种常识。 反对派一再表示,如果实行“一地两检”,香港任何地方日后都可以成为内地的管辖区。法官指出,这项裁决并不意味着香港可以在未来的任何地方申请中国法律和中国。管辖权,这个案件涉及建立高铁站的门户。这是前所未有的,这是一个特定的情况。未来任何安排的合法性必须通过其自身的事实和条件加以审查。 香港法院再次确认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决定的宪法效力 梁国雄等人早些时候对高铁“一地两检”规定进行了司法审查。高等法院昨天作出判决,裁定梁国雄等人败诉。法官认为,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一地两检”安排的决定与法律解释没有什么不同。它对当地法院也具有约束力。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的决定和解释具有宪法地位,具有最高的法律效力。它已经得到包括终审法院在内的地方法院的确认。高等法院再次确认,香港法院无权质疑全国人大的决定,这是尊重国家宪法和维护法治的体现。面对真正的政治,政治和社会发展,更需要解释“基本法”,通过全国人大作出法律决定,全面准确地实施“一国两制”的政策。稳定宪法的法律基础。 根据国家宪法的规定,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是国家最高权力机关,其常任机关是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行使对国家立法权和法律的最高权力解释。 “香港基本法”的序言指出,“宪法”是制定“基本法”的基础。 “宪法”和“基本法”共同构成了香港的宪法基础。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有一些法定权力,包括执法监督。法律程序作出的决定虽然不是对法律的解释,但也具有最高的法律效力,是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行动的一部分,也是国家宪法秩序的一部分。 。正如全国人大常委会副秘书长李飞所指出的那样,全国人大常委会的决定具有最高的法律效力,即“一字九连”。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一地两检”的决定具有宪法法律地位,不能动摇。在1999年对“刘刚珍案”和“吴嘉陵案”的审判中,终审法院明确承认并肯定了全国人大常委会的宪法地位和决定的宪法地位。 2015年,高等法院拒绝接受前学者协会会员梁丽珍对“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831号决定”的司法审查。高等法院还指出,香港法院无权决定全国人大是否根据香港法律有效;挑战全国人大决定是否有效。高等法院重申,全国人大作为最高立法者和最终翻译,根据“基本法”对“一地两检”安排作出决定,对地方法院具有约束力。根据香港法律,香港法院根本无权决定人大的决定是否有效。 香港法院一再申明人大的决定和解释具有同样的法律效力,法院不能对此提出质疑。这是尊重香港宪制秩序,依法行事的基本原则。同样清楚的是,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和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所谓的“担忧”,具有解释法律以进一步扭转法治的作用,只是忽视和挑战宪法秩序。香港回归后。它不尊重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决定的宪法权力和法律效力。这是对香港法治的挑战和伤害。 值得注意的是,法官指出,如果“基本法”被理解为禁止“一地两检”安排,便无法正确理解“基本法”为“活文件”。法官的解释指出,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决定与时俱进地解释“基本法”。这符合香港的发展需要,以及“基本法”的初衷和初衷。这是加强而不是破坏香港的法治。作为宪法文件,“基本法”不能规定“一地两检”等具体问题。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作为“基本法”的立法者,根据立法意图,是“一地两检”中最权威,最权威的。有利于香港决定发挥锤击作用。高速铁路已通车,“一地两检”运作良好,为香港市民和游客带来便利。该行动包括两地的正常有序进出。事实已经并将继续证明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已作出决定,两地的决定是澄清有关的法律问题,并为香港的最佳利益作出法律安排。 资料来源:文伟宝

http://www.zmjsx.cn 卡饭安软下载

相关新闻
新闻排行